常熟评弹团沈伟英 薛惠君

时间:2021-06-20 14:08:06 作者:admin 30932
常熟评弹团沈伟英 薛惠君

当代最后一位评弹名家陈希安先生的早年经历是怎样的?

陈希安先生,评弹演员、大家,弹词名家,上海评弹团建团十八艺人之一,当时在上海滩与蒋月泉、张鉴庭、杨振雄等一起被称为评弹界“七煞档“,有着“书坛常青树之称”,《珍珠塔》名家,陈希安先生他是常熟人,2019年10月24号去世,有人言,这标志着一代评弹大家的落幕。

说起陈希安的评弹艺术人生,说来话长,因为常熟有好几家书场,城里面有四五家书场,他母亲喜欢听书,来的大响档很多,蒋如庭、朱介生,他先生沈俭安、夏荷生、徐云志都来过的。

陈希安父母喜欢听书,常常带他去书场,等到书场里,听完书回来,陈希安有时,六月里拿一把扇子,蒲扇颠倒拿着,算是弹琵琶。因而当时所以说,你学说书倒可以的,蛮喜欢的。同时,看到说书先生条件比较优越,学了说书,将来看上去,条件一定蛮好,因而去拜了沈俭安做先生,当时拜先生,全是要米的,都要十石米、二十石米,但陈希安家境较为清贫,老师倒还好,不要这些钱,于是写张纸头,请了两桌酒,叫学四年、帮四年,这样八年,事实上,老师没有这样做,陈希安等到十四岁拜了他,到十五岁年底,十六岁初,陈希安开始帮他演出,他就开始分成了,大概分一成,拜了先生下来,要帮先生做很多事情,帮先生洗水烟筒,倒痰盂、带小孩、买东西,先生吩咐关照怎么做,他就怎么做。但是他们先生、师母对他非常喜欢。因为先生有一个独养儿子,抗日战争时在昆明,不在上海,不在身边,所以师母把他当作小儿子那样看待,欢喜得不得了。当时陈希安一方面,先生说书,他跟出来听书,同时先生给他《珍珠塔》脚本,他的《珍珠塔》脚本比较好的,既有唱词而且还有说表。当时这个说表和现在的演出本距离还是蛮大的,还是比较简单。于是,陈希安拿着笔,每天上午拿着帐本一起抄,把脚本抄下来,后来,一直在评弹团里。

陈希安遇到过两个大王,一个是他业师,唱《珍珠塔》的塔王沈俭安,另一个是唱《描金凤》的描王夏荷生,塔王是授业的老恩师,而描王则是陈希安的一句话师傅,这一句话让他受用了一辈子。当时他住在梅李跟先生演出,评弹梅兰芳,夏荷生、描王《描金凤》,在浒浦演出,夏荷生早上坐独轮车来看他先生沈俭安,他们都是老弟兄老朋友,看见陈希安拿着琵琶对着湖面在唱,在练,于是他对陈希安说,当时他小名叫喜官,他说喜官,你这样练蛮好,但是你练时,唱一定要比台上高出一个字,然后到台上去用乐器把音量打低一个字,你唱起来绰绰有余。因为陈希安基本功练好后,整个几十年都是唱这一条音,因而对夏老先生,得益非浅,虽然只是一句话。

九七年,陈希安一次性开了两个大刀,查来查去,查不出是什么病。后来病查出来,陈希安要求医院里,一次性给他手术上开刀,但是这个是相当相当危险,也有可能进去后出不出来,但是最终成功开好了,开好了以后,原本声带两根一块动的,他生的病,是在声带旁边,国而其右面声带停止跳动,变成了单声道,因而五官科的专家跟他说,也是好朋友,他说你一根声带停止跳动,且仅凭一根声带还有这样好的声音,没有的,这是奇迹,他还请其他医生来看,他右边的声带不动了,还有这样的声音,少的,因而陈希安自己蛮欣慰的。从小吃点苦头,基本功练着,总算练得不错。

因为当时上海正巧吃轧户口米,抗日战争,他的先生家里米没有了,他说自己吃得蛮厉害,还是回到自己家里去吧。于是,他回到常熟将近一年,陈希安每天早上起来要唱两个钟头,每天都不曾松懈,马不停蹄地唱,因而这点功夫练出来了,需要派用场时能用到。

评弹是陈希安打心眼里喜欢的东西,不论是谁,只要能教他说好书、弹好琵琶,三弦的就是自己的师傅。周云瑞是陈希安念念不忘的大师哥,也是他的好老师。两个年轻的兄弟拼双档,自有说不出的默契。

陈希安曾言周云瑞老师兄可以说是半师半友,他真的是耳提面命,手把手教自己,有时乐器上应该怎么样弹、指法、指位如何掌握,不厌其烦教自己。他跟周云瑞老师兄1945年就拼双档了,当时抗战胜利,先生和薛筱卿老师,珍珠塔塔王,这一对塔王再度合作,于是先生就将陈希安介绍给了周云瑞,他和老师兄拼双档,因而后来叫周陈档。当时因为这样一对老双档,有名的一对专家,大响档、塔王,唱《珍珠塔》,自己是小人物,也是唱《珍珠塔》,自已争取一席之地,于是周云瑞和他一个比较年轻,说书节奏加快,另外一点,他先生沈俭安书里比较工整,噱头不大有。于是他们放点噱头,在乐器上,他们弹点流行歌曲,有时小落回下来,什么《夜深沉》、《步步高》、

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,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,未作人工编辑处理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,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,并提供相关证据,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。

相关推荐